极速PK拾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极速PK拾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10:31:5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艾滋病、新冠肺炎甚至麻疹,发达国家对埃博拉疫情防治、对特效药和疫苗研发都显得漫不经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达国家何以漫不经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埃博拉首次被世人发现是在1976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埃博拉重灾区几乎都是卫生防疫仰赖外援的不发达国家,具体到刚果金,如今该国境内集中了三种(新冠、埃博拉、麻疹)、四次大规模疫情,说“十万火急”也毫不夸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-2016年,美日科学家合作开发出一种埃博拉专用疫苗并首次投入临床实验,2019年11月该疫苗获得市场许可,但价格高、产量低,预防效果也仍待推广确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奥巴马时代,美国就中止了对多项埃博拉特效药专项研究的拨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无端将“埃博拉防治研究”和所谓“生化武器开发”联想在一起,不断对原本就障碍重重、投入不足的埃博拉特效药、疫苗开发研究横加干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郑月娥还专门针对美国表示,美国和香港是互惠共赢的关系,美国在香港的利益还是很重要,无论是贸易顺差,还是美国公司在香港获得的营商环境上的优惠。“我希望别的国家尊重我国在这件事情上的坚定地场,尊重双方的关系,不要单方面做出一些对双方造成不利影响的事。”6月1日,西非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(简称刚果金)卫生部宣布,该国已被证实暴发新一轮埃博拉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刚果金卫生部长介绍,第11次埃博拉疫情目前集中暴发于首都金沙萨以北约600公里、该国西北部赤道省一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轰动一时的加拿大“邱香果事件”中,美国、加拿大情报机构对正常科研国际合作的蛮横干预,一度引发世人广泛关注。